SyuuKivan

気象の青

「比起感慨讨厌的人,更想去守护喜欢的人。」

生命无常。

习惯了睡前刷微博。上一秒还在因为有目击智哥在Las Vegas而激动不已,下一秒就看到了一个姑娘意外过世的消息。

这么几年来,已经不是第一次知道网络上认识的人离世了。
和那位不算太熟,只说过几句话。偶然的,每一次我似乎都用了不同的id去搭的话。但每一次对话都很愉快。是一位印象很好的人。

稍微看了那位的朋友的留言,意外真是唏嘘不已。
看着姑娘简介上“再战十年”的朝气蓬勃。真的生命无常。

就像去年年中,前两天还在产房陪着一位要好师姐,看着孩子降生的紧张和激动。后一天却得知了一位非常尊敬的老师过世。

老师严厉甚至于苛刻,然而也精学正直。
也许是因着过于严格,也许也是因着永远无法满意的人心,不止一次的听到看到对老师恶意的调侃乃至侮辱。而哪一位的人生都是复杂的,关于他过往一些颇有争议的事,便随意恶意揣测和妄下定论的也不少。

葬礼上,老师带的一位学生说,老师过世前一天还在给他们修订下学年要读的书单。
哪些该读,哪些不必读,哪些要精读,哪些略读即可。哪些对这个程度的学生还太深奥或太浅薄,于是点选其中的几个章节。还考虑着学生有其他学业、工作,而且所有业余时间都拿来读书也不太可能。既严格又宽宏。
而那时,老师已经无法进食,只能靠着针水来延续生命。甚至生理失禁。
但直至最后一刻,老师也从容镇定,未曾狼狈不堪。
想来,久病之中,恐怕已做好准备。

我是说,除了敬业。
治学、教书育人,也许在这样的人生命里,已经不仅仅是业了。
在身体的苦痛倍受折磨时,能让老师看书止痛,继续为学生修改书单,能这样做的理由绝不仅仅是敬业而已。

那位学生,以及其他好几位我不熟悉的,他们一直在亲属席,帮着终生无子的师母照拂着。

葬礼上,曾在老师课上挂科,又重修的好友,哭到嗓子全哑,好几天没晃过神。

去年年底,又得知师母过世的消息。
不到半年而已。


写着反而心情更沉重。
当时葬礼以及其后很久,萦绕我的那种焦躁感,似乎又想起来了。
这种焦躁感也常常出现在,经历了小型地震后,每年六月毕业季,身在他乡却突然接到妈妈电话说遭抢劫,和一些离别的当口。
那种焦躁感是时不我待,是生命无常,是无能为力,是畏惧,是不安。

但如果我心情好转——比如说明天早晨,看到清晨的阳光,和呼吸着凉爽的风——的时候,我恐怕会觉得,这样的焦躁感偶尔也是好的,既催促我们前进,不要止步不前,也催促我们学着停留和珍惜。

晚安喽。

评论
热度(3)

© SyuuKivan | Powered by LOFTER